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图片:视觉中国


5月10日消息,5月4日21岁空姐深夜从郑州航空港区搭乘了一辆汽车赶往市内。


至5月6日早间家人发现与空姐失去联系,随后来自警方消息证实,该空姐已遇害。


目前警方已锁定本案嫌疑人,正全力抓捕。


(文章很长,但因为是严肃、严谨的法律讨论,所以知乎君就不当课代表了)


知友:Three诗睿(400+赞同,法律话题优秀回答者)


此类事件并非首次发生,本次出事儿的是滴滴顺风车。


以往个人通过滴滴乘坐车辆时,偶尔会在无聊的时候跟司机闲聊滴滴的平台协议,然而发现实际上无论是乘客还是司机都很少认真分析过滴滴顺风车提供的用户协议。


翻阅滴滴APP其中的法律与隐私「协议模块」有个条款很有意思:


《滴滴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1.5:


顺风车平台提供的并不是出租、用车、驾驶或运输服务,我们提供的仅是平台注册用户之间的信息交互及匹配服务。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这里由《滴滴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引出一个法律问题:


滴滴、司机、乘客三者间的法律关系究竟如何?


其实很简单,滴滴和司机是居间合同关系,滴滴和乘客是居间合同关系,然而乘客和驾驶员却是运输合同关系。


从法律角度看待滴滴平台而言,滴滴平台实际只是居间人,而非承运人。因为居间人仅仅只起到撮合交易的作用,所以一般情况下,滴滴不承担交易双方风险。


这里为什么说一般情况下,滴滴不承担责任?


《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


滴滴平台同乘客、驾驶员之间是居间的法律关系。就居间合同而言,在「顺风车」模式下,乘客的认知是顺风搭车,滴滴仅系为乘客和司机提供中介撮合,其和乘客之间属于居间合同关系,此时滴滴平台无需承担客运合同承运人责任,相应责任应由车主承担。


当然,滴滴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不承担责任。其只有在违反居间合同的法定或约定义务时才存在承担责任的情况。


如,滴滴承诺其加盟司机均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14条的规定:


第十四条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

(二)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

(三)无暴力犯罪记录;

(四)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


但却隐瞒了订立合同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用户利益。此时滴滴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所以综上,如果合同上滴滴平台没有明确将自己定义为承运人,也未承诺自己承担人身损害赔偿义务,那么其就不负赔偿的义务。


当然了,滴滴平台作为居间人,如果在提供服务过程中如果未尽到对司机的审查义务,个人认为是需要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滴滴作为居间人,本身负有安排真实、准确、合格、合法车辆及驾驶服务的义务。


虽然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居间关系为滴滴施加的审查义务很有限,滴滴平台没有保证所有交易信息真实的义务,但是滴滴为开展顺风车之类的经营,对于审核时司机提交的身份信息,以及车辆的信息都会根据事先自定的标准、进行审核(譬如上文《网约办法》14条),故而在此过程中有合理的注意义务。


所以基于保证乘客安全,滴滴对于因司机信息审核不严格造成的损害,就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其实在这类的事件中,抛开法律的角度,真正引发我们需要注意,或者更有意义的是:在乘用类似车辆过程中应当如何保护自己?


之前历次下班坐车的时候,我曾经从个人角度脑补预设过各种场景,以此思考过如何最大程度的保护自身安全:


  • 上车前拍车牌照,发送给能及时回复的亲友(为避免引起司机不快,要有策略性的拍照,比如假装玩游戏,实则拍照);

  • 告知亲朋好友行程(上车告知亲友拟定行程,并预估到达时间,约定预估时间已至时请对方来电);

  • 乘用车辆过程中尽量不要刺激司机(肢体言语上避免主动挑衅司机);

  • 乘用车辆过程中尽量不要熟睡,可选择的情况下建议坐在司机后方座椅位置;

  • 当然,如果是女乘客,那么就尽量选择结伴出行或者换用公共交通工具。


当然,以上的方法仅供参考,毕竟就「如何能更好地保护自己」这个问题见仁见智,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会有更好的办法。


最后,行文虽几处嗟叹,但我不得不给大家提一个醒。


在乘用顺风车之类的网约车时,请务必注意安全,再怎样强调谨慎都不为过,毕竟自己的生命安全主要握在自己手中:若乘坐陌生人车辆,请多一点留意,少一点大意!


知友:TEDCJK(5500+赞同,法律话题优秀回答者)


(很长,但是建议读完,因为将要讲的对本题很重要而且我确信还没人讲到)


截至我答题前,本题下共有1075个答案,包括很多我关注的法律专业人士也答了。


恕冒犯,讲一句很久没讲的话——实名反对目前所有答案。


滴滴出行所涉及的用车模式是一种新事物,因此在法律定性上一些「老法师」也可能弄错。然而恕我直言,如果连基本概念都混淆,乱批一通,看似情绪激昂,对解决问题却是毫无帮助的。(几位法律板块的知友都是互关很久的老朋友了,有所冒犯只为澄清问题,还请见谅)


这里就讲一个最基本但是目前我还没看见说对的点:滴滴顺风车不是网约车。


说明一下:


我们常说的「滴滴打车」(滴滴专车、滴滴快车、滴滴出租车)法律上叫做网约车。


网约车是一种是指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平台,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提供非巡游的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经营活动。


作为一种经营服务,它以营利为目的,也就因此,开展网约车业务必须遵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受到交通管理部门监督。


本案中的「滴滴顺风车」叫做「合乘车」,又叫「私人小客车合乘」、「拼车」,它是一种居民互助、互相分摊出行成本的绿色出行方式,并不以营利为目的,法律上与「网约车」不是一个概念,也不受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制。


我们常说的「滴滴出行」实际上由两家公司分别运营。


滴滴顺风车的运营方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打车(快车、专车、出租车)的运营方叫做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两者是母子公司关系,但在法律上并不是同一主体。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法律上对「网约车」和「合乘车」有完全不同的规定,如果不辨清这两个概念,实际上是驴唇对马嘴,看似骂的痛快,其实是完全不能回应本题的。


而本案的悲剧之所以发生,恰恰在于「合乘车」的特殊性(可惜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


比如说@刘京成知友(抱歉,老朋友不要介意)是目前的最高票,他引用了滴滴快车车主招募要求,试图说明滴滴顺风车糟糕的车主准入机制是导致凶案的原因,这就是明显的「错把冯京当马凉」,实际上顺风车和快车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而且如果真的有心去查,「滴滴准入门槛低」这个判断也是完全不成立的。(我感觉说到这里有人要骂我为滴滴洗地了,麻烦看下去)


在滴滴盛行之前,承担目前「网约车」功能的主要是客运出租车。


《郑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是凶案发生地一直执行的客运出租车管理标准,尽管由于滴滴打车的蓬勃发展使得条例基本成为了一纸空文,但是法律上说,郑州现有的客运出租车是以此条例规范来设置准入门槛的。


那么按照,客运出租车的准入条件是什么呢?


第十一条 具备下列条件的,方可由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机构核发驾驶员客运资格证:

(一)男性年龄在六十周岁以下,女性年龄在五十五周岁以下,初中毕业以上文化程度,身体健康;

(二)有公安部门核发的机动车驾驶证并有三年以上驾龄,并安全行车,无重大交通事故责任记录;

(三)经客运出租汽车行业知识培训考核合格;

(四)被吊销客运资格的驾驶员,从吊销之日起已经满五年。


依据@刘京成知友的截图,目前滴滴司机的招募条件主要集中在年龄、犯罪记录、驾驶记录等条件上,对比@刘京成知友的截图和条例可以发现,滴滴司机的准入门槛甚至比客运出租车还要高一些,至少从法律规定上,客运出租车并不要求无犯罪记录而滴滴快车需要。


这就是很明显的因为概念混淆而搞错了批判对象,自从2016年《暂行办法》实施,网约车平台的管理已经有法可依,而且部分规定甚至比出租车还要严格,尽管设置最初仍有乱象,但这主要是新事物和新职能的适应问题,和我们今天批判的坏到骨子里的「顺风车」根本就是两回事。


上面并不是想为滴滴开脱,而是为了厘清并说明问题的关键,即:


真正导致悲剧的,是无良商家(滴滴)钻了低效政府的空子,是市场管理和政府立法的双重缺位。


@Three诗睿 在答案中提到了滴滴顺风车更类似于一个中介合同,但其实这个问题比这一层还要复杂得多。


《暂行办法》第十六条规定:


第十六条 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


按照本条,所有的「网约车」服务,平台公司都要承担承运人责任,对乘客的安全有明确的保障义务。


《暂行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


第二十三条 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依法纳税,为乘客购买承运人责任险等相关保险,充分保障乘客权益。


按照本条,每一位使用滴滴打车(非顺风车)的用户自动获得由滴滴投保的承运人责任险,如果发生车祸或其他恶性事故,由保险公司赔偿后向滴滴公司追偿。


可以说,如果本案的受害人搭乘的是一部「滴滴快车」或是「滴滴专车」,那么滴滴公司几乎必然的要为本案负起赔偿责任。


也即是因此,大多数滴滴乘客受损,都以调解撤诉结案,包括与本案几乎完全一样的北京张国利故意伤害刑事附民事诉讼(本案中司机张国利因口角将乘客殴打致死,被判处十三年有期徒刑,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调解撤诉)。如此之多的调解撤诉绝非偶然,这意味着滴滴公司在庭下做了许多补偿工作。


但是「合乘车」是一个法律空白,它并不能适用关于网约车的条款。(@Three诗睿 知友从顺风车协议入手,真的几乎就答对了,可惜还是错引了关于网约车驾驶员的规定,老朋友不要介意)


关于「合乘车」的规定,《暂行办法》仅仅在末尾略有涉及,原文是:


第三十八条 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暂行办法》将「合乘车」的立法权限(和管理义务)下放到了市一级人民政府。


很遗憾,郑州市政府虽然在2016年11月就公布过「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征求意见稿,但是相关法律的规定却始终遥遥无期。


还记得前面提过,合乘车是「并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互助出行方式」吧?


衡阳市在其制定的《衡阳市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规定(暂行)》中明确规定:


每日提供合乘出行服务超过2次的,按未经许可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依法予以处罚。


你们猜,这位顺风车司机当日接单有没有超过两次?


如果郑州市也有类似的规定并且得到良好的执行,悲剧是否能够避免?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相较于一般城市规定的每日两单,滴滴顺风车内部的限制是每日15单,什么样的「拼车合乘」每日会有15单需求?顺风车的内部管理可以说很浮夸了)


衡阳市同样在《管理规定》中明确列明:


禁止利用私人小客车合乘名义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


滴滴(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对其下司机以「合乘车」为名,经营「网约车」为实的违法行为,有没有尽到管理义务?


其实明天(准确地来说是今天,现在已经近三点了)约了朋友吃饭,不太好意思没精神,但是还是忍不住写到半夜。


因为这个案子不是什么变态狂犯罪,而是实实在在的政府怠于立法,放纵无良奸商的典型。


正是因为郑州市政府怠于对「合乘车」立法管理,使得滴滴利用立法空白,剥离子公司规避管理,以粗劣的管理和良莠不齐的人员通过「合乘车」之名经营「网约车」之实;正是由于滴滴公司(小桔科技)无下限的经营模式使得品格恶劣的司机过审,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讽刺的是,就在本案发生前五个月,郑州刚刚发生过一起「合乘车」纠纷,在一份裁判文书的主文部分记录着:


事发时,郑州市人民政府尚未就私人小客车合乘作出相关规定


言犹在耳。


知友:刘京成(10000+赞同,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关于空姐滴滴打车(后续得知为顺风车)遇害,其实是可以说一些看法的。


一、滴滴车主入驻资质审核问题。


你问姑娘,大半夜你会上陌生人的车吗?我想大部分都是拒绝的。你问姑娘,大半夜你会打滴滴吗?我想答案又会有不同。


不可否认,滴滴打车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便利,在某种程度上解脱了被出租车公司垄断压榨的司机,确实是利国利民的科技。但在人员审核上,恐怕还没有完全履行第三方中介公司应尽的义务。


成为出租车司机,至少要通过市道路交通运输局统一的培训、市公交局出租车管理办公室签发治安许可证签发通知单等行政性审查。


而称为滴滴车主呢,我粗略的看了下长沙的入驻要求,只需要有三年驾龄、无犯罪记录、为本地车牌。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差不多可以说是没要求了。


所以滴滴等网约车的存在,实质上在制造一个将陌生人合理化的泡沫,来放松乘客们的警惕,从客观上降低了打车的安全指数。


二、法律上,滴滴打车是否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我看了滴滴打车关于空姐遇害的公开声明,承诺会配合追责,为受害人家属提供法律援助,拿一百万缉凶,但是并没有直接说明,这钱,我司掏了。


可以说这个公关,是相当狡猾的,回避了第三方平台的责任。


于是我特意花时间找了下滴滴打车的相关协议,看滴滴是怎样与我们消费者约定的,它藏在微信钱包—滴滴打车—个人信息—设置的《软件使用协议》、《出租车用户协议》、《顺风车协议》里: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我给大家翻译下:你通过我们软件打顺风车,我们不负责保证信息真实性,从而避免相应的民事赔偿。(之前说平台不负责,不够严谨)


当然,作为一个法律从业者,我对这种会被认定为无效的「格式条款」,基本上是视而不见的,但它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滴滴公司的一贯处理作风,并不是一个负责的中介公司所为。


那么从法律上,是如何判断的呢?


对于网约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


滴滴是具有明确的安全保障义务的。


而对于尚处于立法空白的「顺风车」,其性质可参照《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大家想一下,滴滴作为乘客与司机的中介信息平台,是否是「管理人」和「组织者」呢?


我认为是的,毕竟这个平台垄断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场份额,每一单都会从中抽成,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有义务加强对司机的审核,提供安全、有效、真实的约车信息与服务。


钱,是你赚的,锅,你不能甩。


知友:吴声威(1000+赞同,律师)


有人疑问,明明杀人的是凶手,为什么大部分人会一直揪着平台不放。可能是因为每次热点过后,滴滴也并未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善,下面多一嘴安全的事情。


按照滴滴出事的频率,都算不上偶尔或者巧合的问题,服务本身就有很大的安全问题。这回死了人,滴滴避无可避,不能帮司机洗地。细想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司机参差不齐,而是滴滴努力的方向似乎不包括乘客的安全问题。


1.网约车的出现,一夜之间将所有的黑车都合法化,曾经在车站、机场等关键路口站街的司机少了很多。


新型的互联网行业,一样的套路和策略,大量的推广和补贴,让网约平台很快的、盲目的占领了市场,司机纷纷涌入网约车合法的怀抱。


但这个局面的转变并没有筛选出安全的出行环境,反而给了一些不法分子入侵的合法渠道。


2.滴滴平台在运营上没有充分考虑安全问题。女性属于弱势群体,在市场上应该给予充分的考虑、额外的照顾。


对于刚入市的司机和长期从事滴滴的司机在分配订单上应当予以区别,尤其是夜晚时段对女性乘客的订单分配,既然存在司机的评价机制,就应该优先选择安全的长期司机匹配女性乘客,匹配的机制不是以一味追求效率和速度,注重安全出行。


3.司机的市场准入一直存在漏洞,拿上海来说,即便不是本地牌照的车辆,也会借用本地车牌司机的账号来运营。


存在大量的外地司机鱼目混珠,本身管理不完善的网约车就变得更加难以管理,至于如何改善,我想这应该是平台应该去研究的事情,作为消费者有监督和提出问题的权利。


4.风车虽然可以大大节约社会资源,降低出行成本,但涉及到跨地域出行,一部分用心不良的司机便会为了「邂逅」、「艳遇」进入合法的领域从事非法的勾当,从安全角度来说,平台更需要加强顺风车的准入和监管,如果安全问题出现又无法避免,适当时候可以考虑关闭。


此次事件,滴滴司机杀害空姐,肯定也有人会认为空姐是不是太好看或者穿着太暴露,导致司机见色起意,但这远不是不法司机行凶的理由,更不能成为平台推卸责任的挡箭牌。


如果平台每次只是默默接受舆论的批评,没有任何改善,下次遭遇危险的有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本文内容来自「知乎」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知乎热门文章

被时代撞倒的人|有哪些消失或正在消失的职业?

我在星巴克做了几个实验,有些神奇的发现

关于宫颈癌疫苗,你应该了解一下这10个要点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第五届知乎盐Club新知青年大会即将开启,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即可免费、免票参与「新知市集」,2000平室内室外超大场地,25个创意展位互动升级,参与全场任务,赢取神秘大奖。360寸户外大屏,同步直播场内盛况,5月19日,我们北京见~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阅读原文
知乎日报 公众号最新文章:
这 35 个护肤小知识,想要好皮肤你一定得知道
2018-07-28
你不可能干干净净地把一个人从你生命中剔除
2018-07-20
知乎神吐槽 | 你听过哪些请假奇葩理由?
2018-07-07
知乎神吐槽 | 微信上被问「在吗」该怎么回答?
2018-06-30
他们赞同租房,却在买房后改变了态度
2018-06-27
知乎神吐槽 | 为什么外星人不侵略地球?
2018-06-17
高考的人每年都有,但有些故事,只有一份
2018-06-07
经常运动的人一定要学会这几个动作,保护你的膝盖
2018-05-25
我最幸福的时刻:该做的事终于都做完了
2018-05-18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被杀害,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2018-05-11
双11攻略:
挺赚网 贷款
 我要评论: